Lost in Morocco 迷掉摩洛哥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18-01-18 21:08
Lost in Morocco 迷失摩洛哥

原题目:Lost in Morocco 迷掉摩洛哥

距离摩洛哥之旅已经由去2个月了。

事先去摩洛哥的原因纯洁是看到飞猪忽然蹦出来的特价机票,衡量了两天,心一决就买了机票,后来发明其实也不算太特价。

提早了两个月买机票,中间这段时间也没有花很多时间去做攻略,11天的假期除去往返快4天在飞机上,其实也就不到8天的行程。之前有着因想要一次性走完一切地方最后倒是累得够呛的重蹈覆辙,提示我这次出行,不能太贪婪,8天,两个城市够了。

网上看过了各种攻略,心里大致有了数,也想着出发前能读读关于北非对于摩洛哥的册本,找来找去,却是未几,却是看了经典彩色电影《卡萨布兰卡》。

出发前几天,捞出我的65L大背包,想整顿行李却发现也没什么好带,除了洗漱用品,也就几件T恤牛仔裤人字拖,用朋友的话说,就是随意得不能再随便了。所以啊,说要看什么旅拍美照的,一定没有。

01 出发

第一次出亚洲,预估到了折腾,却没想到是这么折腾:深圳地铁到喷鼻港火车巴士到机场飞阿布扎比直达卡萨布兰卡火车到马拉喀什……

这次来回航空是阿提哈航空,据说是阿联酋航空的低配版。在这个一直都是坐便宜航空的我看来,曾经是豪华版,更况且上还能可以饮酒。

空少也是帅得不可,正确地说,是帅得gay里gay气的那种。半途在给我递咖啡递错了被我调侃,一脸负疚又可恶的神色几乎是让人疲惫的远程飞行的一剂醒药。

在阿布扎比机场送走临坐飞意大利威尼斯的Leona姐姐,我一团体开端的下半场飞翔简直是在半睡半醒中渡过。飞机往西飞,东边的太阳好像始终在追逐着,在埃及上空看了日出,感到美好极了。

又是8个小时后,终于落地卡萨布兰卡穆罕默德机场,没来得及吃上一口东西和歇息,就又促地爬上了前往马拉喀什的火车。

火车窗口望出去

摩洛哥的火车跟国内的一般火车差不多,也是背靠背的座位,舒服度是ok的。从机场出发的那趟火车几乎没有人,而爬上第二趟火车,车里都是穆斯林装扮的本地人,白袍长须的女子居多。

说瞎话,事先心里有一丢丢的忐忑,一个女生背着一个宏大的背包呈现在如许的空间,想要低调也是很难。疾速扫了一眼车厢,看到一个年青的当地男生旁边有个空位,我打着“年轻人比拟好沟通”的主意挪了从前。在看到我想要把65L的大背包塞到行李架无比艰巨的姿态,小男生自动出手帮助,也就翻开了接上去扳话的话题。

“你是日自己?”

“不不不,我是中国人。”

“你是去马喀拉什吗?”

“对啊,你呢?”

“哦,刚从在卡萨布兰卡加入完德语测验,当初筹备回家。”

“天啊,你会讲几门言语?”

“阿语、法语、英语和德语。”

“你几岁?”

“19岁。

“我#¥%&……”

出行Tips:

-在机场经历一番发现没有银联无奈取现近程乞助友人最后一咬牙用mastercard信誉卡取现的折腾遭遇,所以有预备要出行的小搭档还是先提早在国内换好欧元再过去这边换土产币;

-阿提汗航空的寒气几乎是开足了马力,炎天出行就不倡议短袖短裤坐飞机,会冷到哭的;

-穆罕默德机场有直接去马喀拉什Marrakech的火车,旁边会须要转车,车票约93国民币。

-摩洛哥的官方言语是法语,有些地方全能的英语也是会生效,记得下载个谷歌翻译,真的超好用。

02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成了撒哈拉。”

下昼四点多达到马喀拉什入住了青旅Dream Kasbah,还没有下一步行程的我跟青旅员工小哥和新认识的舍友请教一番就决议来日直接出发去撒哈拉。

报了3天2夜的散客团,有点遗憾就是此次组团的成员不是很风趣。行程几乎是坐车1小时休息非常钟坐车2个小时休息半小时这样的节拍,去程中间也交叉了几个小确当地游,比方去《权力的游戏》渊凯城取景地-白色城堡Ait-Ben-Haddou,好比去外地的古堡村子不雅摩村民打驼绒织地毯。

GOT 渊凯城取景地-白色城堡Ait-Ben-Haddou

旅途上随处可见的销售外地特点地毯和服饰的摊子

平稳了两天,终于在第二天的下午4、5点看到了撒哈拉的影子,疲惫不堪的众人才雀跃了起来。入沙漠前的最后一餐,我偷偷点了啤酒,要知道我去的那段时间恰好是这里的斋月,白昼是不能吃喝的,更何况喝酒。白昼热如火烤,我们的Local司机还真的没见他白昼开车的时分喝过一口水。

背地的公路是通往撒哈拉独一的沙漠

梅祖卡是撒哈拉戈壁重镇,也是一切前去撒哈拉的步队终极停靠点。在梅祖卡做好最后的行装收拾,就开始骑骆驼进沙漠了。驼队是好多少个散客团组在一同的,长长的一队。带队的导游里有一个年纪大约12、3岁的小男孩,身着一身蓝,赤脚走在旭日下的黄沙上,色彩搭配美到令人梗塞。

中途我的外衣被颠落在沙地上,原来曾经走在前头的小男孩被叫回来帮我捡衣服,远远地都感触到他的小孩子气的别扭和不甘心,把东西拿给我后,他就跑得远远的,才有了上面这照片。

沙漠里的小男孩

几多人因为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念上了撒哈拉。三毛的撒哈拉带着浓浓的情感色彩,在这里她跟荷西结了婚,离别了孤独的生活,用着浓烈得化不开的幸福和快乐抗衡这贫乏荒漠的大地。

旅客一夜的访问,是难以实在地体验到三羊毫下的撒哈拉,也缺乏够去意识这原始得一如六合洪荒的地方。

我脱了鞋子,四肢并用爬上一处高高的沙丘坐下,环顾着笼罩着漫漫黄沙的沉厚而宁静的地,兴奋地各种拗外型拍照的游客在这无尽黄沙里显得微小无比,远方是西落的太阳,风匆匆起,扬起轻微的沙尘 ,也抹去了人走过留下的足印。其实我们也并没走到沙漠的深处,不过是四五十分钟的行程,却也能感想到这无边无涯带来的标的目的感丧失从而生出的对沙漠的敬畏。

“在这儿,无限无尽海浪崎岖的沙粒,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而人,生活在这儿,只不过是拌在沙外面的小石子罢了。”

黄沙上长长的驼队

当夜风沙四起,睡在稍微败落的帐篷里,每一阵风吹过,就有沙子从帐顶落下盖到脸上落到嘴里。世人各出奇法护脸,撑伞的盖帽的,我也就直接把领巾蒙在脸上,虽然没能完整盖住一切的沙子,但至多可以通透呼吸。若是夜夜如斯,能在这里生活的人是该有多大的勇气和韧性。要知道一夜沙漠游后回到旅舍,头发里耳朵里身上但凡有裂缝的处所几乎满是沙子,甚至三两月后还能在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把沙子。

清晨三点多咱们被导游唤醒,顶着漫天星斗摇摇摆摆地骑着骆驼分开撒哈拉。回到梅祖卡,有人直接去菲斯,而我不盘算北上,就又返程回了马喀拉什。

出行Tips:

-散客团很廉价当然不会太舒服,四五百人民币,合适穷游青年,也不需要说出发前预约,可以到了外地找酒店或许青旅帮你定。进沙漠的行程真的很累,假如有人均上千估算可以报奢华私家团;

-沙漠风沙很大,买一条外地的头巾让导游教你怎样扎,真的能够护脸无效;

-3天2夜的行程可能在车上的时光要占去三分之二了,有游览颈枕的记得带上,还有便携小电扇,白无邪的很热,这些小物件会让你舒畅良多。

03 我在“神的土地”上遭遇飞车党

马拉喀什Marrakech是摩洛哥南部地域政治核心,以白色的城市着名。Marrakech在柏柏尔语里是“神的地盘”的意思。

一出马拉喀什火车站,入眼等于各式白色建造。在进入老城区之前,还稍有古代作风七八层高的楼房,到了老城区Madina,除了清真寺塔高巍峨破,其他的平易近房都只要3/4层高,一切修建外墙都是土红砖红橘红各式白色相间,这也是白色城市名号的因由了。

马拉喀什城区一览

24小时的飞行+火车到了马拉喀什的我曾经是累得半条灵魂出窍,Checkin青旅后就只想瘫软在床上不动。但是青旅任务职员小哥仿佛是终于见到多数派的中国背包客,高兴得想给我各种先容自己国度的风土着土偶情。

下战书7点多时分约请我跟他们一同吃他们斋月时代的“早餐”,还没等我咽下最后一口面包,毛遂自荐说要当我的向导。于是就在这日落月升的几个小时,我随着他的脚步在老城区和不眠广场走街串巷。

身着白袍长帽的长者在被时间的足印打磨出繁复陈迹的石板路缓缓踱步着,不眠广场传来清爽而又浓烈的外地传统音乐,在狭小的古堡长巷里回荡。白日火热的温度褪去,随之而来的阵阵轻风带来了夜晚的凉意。

我跟北非奥秘国家的初相见,有点猝不迭防,也有些预料之中。

老城区Madina的冷巷道交织互通,没有外地人带的话很轻易迷路

说到这家青旅Dream Kasbah,是我今朝出行住过的性价比最高的一家hostel了,33.5人民币一晚还包早餐,还有着夜晚美到不行的露台可以吃晚饭。并且地舆地位就在老城区外面,到马拉喀什的景点都是可以步行的间隔。

奔走两天一夜后在青旅冲完凉到天台吹风喝啤酒的舒服难以言喻

初到当日的Malina夜游后的第二天,我就直接跟团去了撒哈拉,没有摸索太多的马拉喀什。而3天2夜的撒哈拉苦旅后回到马拉喀什,疲乏不胜的我只想在青旅里好好睡过两天。一回到青旅,发现背包客舍友走了旧人来了更多的新人,客店里充满着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英文各类言语,新舍友们的活气跟热忱又回生了我。

来自全世界的背包客们相聚在这最美天台夜宴

马拉喀什有摩洛哥最大的传统市场Souq和非洲最忙碌的广场,固然是斋月,白昼这里的人还是许多。最爱好的是卖各种灯饰的店,摩洛哥也可以叫星月国,因为国旗上的图腾就是星星和月亮。黄铜材质的灯饰上充满星星月亮的图纹,暖黄色的灯光在狭窄的店面相互照顾,奥秘而奇幻的文化颜色劈面而来。惋惜我不是拖行李箱,否则必定买几个灯饰归去。

浓郁的北非风情扑面而来

斋月时期,很多店铺是不营业,只要到了日落伍人们才会出来运动,所以白昼的老城区和集市很快就逛完了。于是我和一个意大利和加拿大舍友拼的士去离老城区稍远的Jardin Majorelle。

Majorelle花园是由法国有名设计师杰奎琳(Jacques Majorelle)在上世纪20至30年月,即摩洛哥还是法国维护区时设计建成的。1980年开始,被法国的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Laurent)和皮埃尔?伯奇(没错,就是宽大女性痴迷的YSL品牌的开创人)一切。2008年,在伊夫圣罗兰逝世后,他的骨灰被撒在Majorelle花园。

Jardin Majorelle角落一瞥

花园小却安谧,走进花园的瞬间,阅历了白天的一身炽热就被掠面而来的微风吹散。外面整栋的房子都是Majorelle Blue,马洛累蓝主调搭配明黄,还有肥瘦短长各式的沙漠神仙掌,太适合摄影了。

Majorelle花圃探索三人组,右边是意大利小哥,左边是加拿大大叔

逛完Majorelle花园启程回青旅,走到一个十分热烈的路口准备过马路的时分,我远远有看到一辆粗陋的摩托车朝我的方向快捷开过去,那时辰没有太在意。

而就在我抬头看了一眼手机舆图再仰头看路的那一霎时,摩托车从我身边飞奔而过,也顺走了我手上的手机。

我看着空空的双手愣了一秒,回头对错误说,“我的手机被抢了。”

加拿大大叔一脸震动,狂飙WTF,意大利小哥则是一脸淡定地说,“这种情形在意大利很畸形啦。”我心坎OS:#¥%&*……

回到青旅后跟大师讲了我的遭受,于是那天我收到了汗青上单日最多的" I'm so sorry to hear that"。青旅任务人员小哥听闻后则是一脸痛心,认为他们破坏了自己国家抽象很耻辱,甚至拉着我说要陪我去报警,想想我连飞车党的脸都没看清更可况车牌,报警也是没有什么用,也就作而已。

好吧,我在“神的土地”遭遇了飞车党,也算人生第一次了。

出行Tips:

* 若非是要静上去休会马拉喀什的生涯或许深刻懂得这里的宗教文明,其实这里大略两三天就可以逛完了。对了, Marrakech翻译过去是马拉喀什,在前篇我一直写成马喀拉什,真的很拗口嘛;

* 在集市广场总会碰到主动跟你聊天的小贩,记住一点,不要拍板也不要让他们放什么东西在你们手上,浅笑走开就可以了;

* 马约尔花园 Jardin Majorelle 门票是花园70dh+博物馆30dh。 从老城区打车 30dh 不克不及再多了。我们三团体拼车,司机非要收35,意大利小哥就一直说我们3团体35欠好分啊,30块就刚好嘛,司机就让步了;

* 飞车党实在四处都有啦,也不要由于一次不测损坏了游览的心境。我出行习气带一只备用手机(100块以下的诺基亚是出行必备神器),被抢也就是照片都不了,其余也没有太年夜的影响,至多不是护照证件这些,不外出门仍是留神点啦。(不要说我土豪,手机丢了我也很肉痛的,然而出门在外,最主要的是保险!!)

04 我在风之城遇到风趣的魂灵

索维拉Essaouria是摩洛哥西部的游览胜地,濒临大西洋。Essaouria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美如画”。索维拉兴许没有摩洛哥最好的海滩,却有着最着名的风,所以也被称为“非洲风城” The City of Wind,从大西洋来的风长年光顾着小城,也是很多冲浪和帆板活动喜好者的圣地。

索维拉真的是个很小很小的城市。就一条贯串一全部城市首尾两座古堡城门的主路,和主路延长四散出去到城市的各个角落的暗巷大道,一两天就可以走完这个城市。我第一天到的时分出门晃荡,在紊乱的小小路里遇到一个金发女生,攀谈起来是因为我们都迷路了。找到路后离开,再过了个把小时我们竟然在小城的别的一头相遇了。第三天又遇到她,索维拉真的很小。

索维拉城门

索维拉Essaouira过去是海盗老巢,现在是艺术家云聚地, 嬉皮士的一块乌邦托,是滑浪帆船依据地,也是地中海黄金摩洛哥阿甘油的唯一产地。《权利的游戏》的奴隶湾在这里取景后,这个小城就愈加受欢送。

这里是GOT奴隶湾阿斯塔波的拍摄取景地

这里的绘画艺术驰名寰球,城墙暗巷里有各式的画廊和手工成品店肆,这里的作品大多将原始的非洲元素与迷幻嬉皮艺术作品联合起来,构成激烈无形的文化冲击。

古城墙原来的拱门现在变成了林林总总的店铺

到处可见的艺术绘画作品

除了音乐节时期世界各地的嬉皮士会填满索维拉的街头巷尾,平常的索维拉比起马拉喀什,没有那么人气茂盛,反而愈加生活化,节拍也是悠哉悠哉的。陌头很多露天咖啡馆,店面装饰都是蓝白相间,法度风情随处可见,走在街头若不是来交往往的阿拉伯衣饰打扮的外地人,会有一种自己不是在北非阿拉伯国家而是在欧洲的错觉。

海湾船埠处未停业的生果摊

不那么繁忙的行程可以让自己慢上去,早点起床会听到波浪拨打岩崖的声响在安谧的凌晨特别明白,套上牛仔外套裹上一条薄薄的围巾出门,到露天咖啡馆点上一杯Esspresso和一份可颂,坐在街边吃着早餐,感触晨起的日光慢慢晒暖从大西洋吹来的冷冽的海风,不远处的海港码头渔市冷冷清清,漫天翱翔的海鸥都乘机而动等着享用一餐丰盛的早餐。

街头法式风情咖啡馆

这次索维拉入住的不是青旅,是之前在一篇网红攻略看到的旅店,叫Daranur。在我还没动身的时分,就收到酒店发来的邮件说可以到车站接我,对丢了手机和外地德律风卡海内卡又没有开明国际周游的我来说,有人去车站接我简直是莫大的赏赐。

事先带着劫后余惊的心情离开马拉喀什,认为4个小时后巴士就可以到索维拉。实践上大巴没有按点出发,也就延迟了快1个小时才到目标地。没有措施对外联系的我在车上有点着急,恐怕让人家等太久。急匆匆下了车,很多衣着略显败落的外地人拖着铁皮拖车围在大巴周边揽客,我拿了行李拨开人群到一处旷地到处观望的时分,一位头发略微灰白,带着银边眼镜,一脸儒雅的大叔朝我走来,用不怎样娴熟的英文对我说:You must be Ling, right? I am Ferrau and I’m here to take you home.

Dara Nur房东夫妇是西班牙人,两团体都是50多岁摆布的年事,但是精气神却是比很多年轻人还要好。他们4、5年前在索维拉买下这幢房子,两团体在巴塞罗那还是有着任务,只要到了长假会回到索维拉打理他们的房子。

Dara Nur的意思是 The light of house,这个屋子的一草一木一墙一瓦包含一切的家具装潢都是他们夫妇两团体亲身整理的,小厨房、楼梯转角处、小窗台都被各式精巧的、风情十足的小物件装饰得活力实足,在房子里走的每一步都感觉到主人对生活的热情。我到的那一天,房主太太就在天台上粉刷墙壁,看到我高兴得不行,一手举着粉刷棒一手拿着漆桶就这么吭哧吭哧跟我聊了起来。

他们买了一扇木质的有着精细纹路的门,刷成白色,准备改革成一张桌子。我也参加了他们

Dara Nur的天台很适合在这里晒太阳看书,就是海风太大了

我最喜欢的Dara Nur的一处角落,早晨冷的时分是可以生火取暖的

我到索维拉的第二天,是房东太太Soedade 52岁的诞辰。夫妇俩在家里本人着手做了一顿简餐,买了一块小小的蛋糕,也就算过生日了。我后来不晓得,到Ferrau取出了一根伟大的白色蜡烛要插在蛋糕上,我才认识到。虽然白色烛炬在中国文化里不是很踊跃的含意,但是看他们特殊高兴的样子容貌,也就没有说太多。在一边吃货色一边聊天的时分,他们佳耦两个各种甜美互动、眼神交换和谈话时的快活满意,我感到我那天早晨看一整晚的浪漫恋情片子。

Farrau夫妇俩没有生养孩子,太太Soedade本来是一名律师,之后转业成为一名记者,现在她担任打理运营这家旅店,而Farrau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一家报社当插画师。

在天台的时分我们聊到关于人生抉择这个话题,Soedade特别精神焕发,只管海风吹散她扎住的一头灰发,但也掩饰不住她的快乐,她说:你看我已经是个律师,又做了记者,现在是个女房东,这是我第三种人生呀,说不定过几年能有第四种人生,我当律师的时分哪里有想到我自己会酿成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啊,生活是一切皆有可能的。

是啊,生活所有皆有可能。

我是Dara Nur唯一的佃农,Soedade见我没什么行程,就让我陪他们去城外的家具集市采

在索维拉的三天过得节拍很迟缓,睡到天然醒,而后去小城街头吃早餐和喝咖啡,回到Dara Nur天台晒太阳看书,算是把前半路程没休息到的时间都补回来了。

本来打算提早一天回卡萨布兰卡,但是翻了各种软件发现卡萨布兰卡都没有什么便宜的青旅可以住,就决定在索维拉坐夜车直接去机场。最后两天的行程又是无比折腾:索维拉凌晨1点日班巴士到卡萨布兰卡车站的士到机场飞到阿布扎比直达23小时飞香港坐机场巴士到港口过关回家……

我在飞机上看完了魔戒三部曲

上一篇:傻孩子
下一篇:没有了